98彩票计划

淄博新闻网98彩票计划- -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听亲历者讲述当年峥嵘岁月
淄博解放 打响解放山东第一仗
2019-04-26 09:26:49 作者: 伊茂林 李凯 刘金辉
字号:   打印

  编者按:周(村)张(店)战役又叫胶济路西段战役,是解放山东的重要组成部分。曾任山东兵团司令员的开国上将许世友,回忆起胶济路西段战役时曾说:“这一仗,是我兵团在新式整军运动以后打的第一仗,是解放全山东作战计划中的第一仗。”


  4月21日,记者见到89岁的夏方珍老人时,她正因身体不适在医院治疗。虽然年事已高,又是在病房里,但讲起解放周村时的场景,讲起丈夫常子荣九死一生的传奇经历,她使我们的记忆一下回到了71年前那个炮火连天的春天。

  解放周村 武工队“劳苦功高”

解放军汽车开进周村城


  夏方珍是邹平人,16岁即参加革命。她的丈夫常子荣是周村人,年长她9岁,1948年3月,周(村)张(店)战役打响时,常子荣任长山四区区长、武工队队长,战役前的侦察工作,就是常子荣和队员们一起完成的。

  “听说大部队要解放周村,常子荣他们高兴坏了!国民党反动派干尽了坏事,这下子老百姓终于能重见天日了。”夏方珍老人激动地说。为了防止敌人袭击,常子荣他们从离周村数十公里的桓台县龙子村出发进行侦察活动。当时地方和部队的侦察员有一百多人,分成若干个小分队,兵分多路对各自的目标展开侦察。

  周村当时由国民党32师防守,戒备森严。要想全面掌握敌情,就要深入虎穴去抓几个“舌头”。常子荣和侦察营的王排长打扮成农民,想从周村东门进城。这时4个盘查行人的敌人端着枪拦住了去路:“站住!干什么的?”“我们是梅家河的,到城里去给国军办柴米的。”常子荣说着递上事先写好的条子。敌人没发现可疑的地方就放了行:“去吧,天黑之前出城。”

  常子荣和王排长进了周村城,穿大街过小巷,避开了一个个便衣特务,应付了一次次盘问,把城里敌人的情况摸了个大概。太阳快下山了,二人来到离周村城西门不远的一个僻静地方歇脚。这时远处赶来了一辆马车,上边坐着5个敌兵。常子荣给王排长递了个眼色,当辕马刚到墙角时,他一个箭步跳上车去,用驳壳枪点住了敌人:“不许动,缴枪不杀!”敌兵吓呆了,其中一个想要顽抗被常子荣一脚踢倒;这时王排长也跳上了马车,敌人蔫了神,乖乖缴了械。常子荣随后用手榴弹顶住赶马车敌兵的腰,让他争取立功赎罪把车赶到梅家河去,敌兵连忙答应着说一定照办、一定照办。

  走在去梅家河的路上,突然又出现两个便衣特务拦住了马车,常子荣问:“哪一部分的?干么拦住兄弟的车?”其中一个特务把帽沿往上推了推说:“我们是搜索营的,你们是干什么的?”常子荣知道推帽沿是暗号,随即双手捋捋说:“我们也是搜索营的,到梅家河办事去。”俩特务看着暗号对上了,是“自己”人,就客气地放行了。途中,常子荣他们还捉到了一名国民党军官,收获颇丰地返回了梅家河。

  侦察工作是处处险象环生的,一次在执行侦察任务时,常子荣和武工队员们在一户农民家中遇到了敌人的包围。

  “当时敌人在门口守着人放着机关枪挡着,谁从里面出来就打谁。很危险!”夏方珍说:“这时常子荣说往外扔手榴弹,才从屋里攻出来。”突击的过程中,有的队员被敌人追到了井里,有的队员被敌人开枪打中,常子荣一路往东跑,跳进路边的深沟藏了起来。一时没被追兵发现,常子荣趁机爬出深沟又往北跑。这时遇到路上有个人在挑着担子卖豆腐,常子荣一看认识,说:“我替你挑着!”那人和常子荣快步来到邻近的一个村庄,走进路边一家饭店藏身。第二天,常子荣借了件破袄穿上,回去找他的队员,结果一个也找不着了。“太惨了,都牺牲了!”夏方珍说到这里,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

  一次次的遇险并没有让常子荣退缩。重整队伍,他们又一次次走在去侦察的路上。有一次,常子荣和几个武工队员到周村观海门附近侦察,他们穿着缴获来的国民党军装混进了观海门。守门的7个敌人正聚在一起赌牌,常子荣箭步逼上前去低声喝道:“不许动!”敌人被吓懵了,耷拉着脑袋跪在了墙角,随后作了俘虏。期间,常子荣又在周村街里找到一名国民党守军的连长叙话,这个人与我方有关系,就把他知道的周村国民党军队的数量、防备布局、武器弹药等情报都悉数告诉了常子荣。

  常子荣在回忆录中曾写道:我们对周村周围有多少沟,多少壕,多少墓田,多少坟头,敌人有多少炮楼,都一一侦察好,画了图。光对周村以东的褚家墓田就进行了3次侦察,大小坟头的个数、座落位置侦察得一清二楚。记得解放周村时(我军)指挥部就设在褚家墓田。3月8日左右,部队让我们侦察人员北上广饶。后来我们被分配到各个连队去当向导。3月12日早4点30分解放周村的战斗发起后,向导道路熟情况明,使战斗得以顺利开展。周村解放后,某部军政首长特致书长山县委建议给周村武工队记功,华野9纵司令部赠奖旗一面,上书“劳苦功高”四个大字。据夏方珍老人回忆,著名小说《铁道游击队》的作者刘知侠,当年还采访过常子荣和他的武工队员们的战斗事迹。

  攻取桓台 孤胆英雄冲地堡

我军的重机枪向敌人扫射

支前群众奔赴周村前线


  在解放周村之前,山东兵团第7纵队已于3月11日解放了张店。张店、周村的相继解放,使国民党驻博山的守敌如惊弓之鸟不战而逃,最后在淄川被全歼,博山于3月13日获得解放。14日,盘踞在临淄县城的徐振中部弃城东逃昌乐。解放军鲁中部队和临淄独立营乘胜进占临淄城。历经几次反复,临淄获得解放。

  3月18日下午5点,解放桓台的战斗打响了,一阵炮击后,敌人的火力点大部分被压制封锁,我军爆破组随即在炮火掩护下进行爆破,开辟突击道路。当时曾是渤海纵队16团特务连战士的李功成在回忆录中写道:

  我们特务连的任务是进攻桓台城东门。守敌在东门外罗大富家设有地堡,我们多次攻击就是攻不下来,还有几个同志不幸牺牲。连长耿茂松提出:“坚决攻下地堡,打进城去!”随后调来了机枪班掩护,可还是压不住敌人火力。这时,我们尖刀班的同志急中生智,用带轱辘的长竿捆上炸药包,推到了敌人的地堡前。还没等我们点着导火索,地堡里敌人的枪弹打中了炸药包,“轰”的一声巨响,地堡被炸得砖石横飞,有的敌人被炸死,大部分敌人顺着地下通道逃进城去。

  敌人的枪不响了,我判断没问题了,就立即跑进被炸塌的地堡中,顺着交通沟进城,刚到洞口,一伙敌人从西南两面向我扑来!怎么办?我就用手榴弹对付敌人,一颗、两颗、三颗,连续四颗手榴弹在敌人面前炸开了花,敌人不敢前进了。这时,我们的后续部队已经冲了上来,张玉坤和几个同志一边射击,一边向敌人投掷手榴弹。接着又有几十个同志陆续顺着通道冲到了洞口,又是一阵手榴弹爆炸声,我们扇面散开,一齐向敌人开火。激战了约20多分钟,敌人有的被打死,有的逃跑,有的投降,这次战斗敌人大约一个排被灭。随后连长耿茂松带领我们1班、2班的战士穿过南北胡同,向商会街的公安局驻地前进,副连长带领3排顺东西大街直插大十字街口。当我们赶到公安局时,敌人逃得一个人影也没有了。我们又顺街向西到了街口,南面不远的大十字街上已经有我连的战士了。

  大约凌晨两点,我看到大街上我军押着一帮帮俘虏走向商会,战斗基本结束,这时我的任务是负责警戒。19日桓台解放时,天正好亮了。在这次战斗中,我第一个冲进地堡,冲到洞口用手榴弹顶住了敌人的反扑,为后续部队进城创造了条件,为此,桓台解放后,团长庄仲一授予我孤胆英雄奖状,对我给予鼓励。

  挖通地道炸城墙 浴血奋战淄川城

解放后的周村街景


  淄川城城墙高而坚固,根基用大石块砌成,四门高大易守难攻,有“钢打的潍县,铁打的淄川”之称。解放淄川时曾任7纵21师224团组织股长的马汝良是博山人,他在回忆录中写道:1948年3月5日,我7纵21师224团奉命从掖县出发连续7天急行军,于3月13日黎明前到达淄川附近并立即包围了淄川城。围城后,首要任务是选择好攻城方法和突破口,我21师224团部对淄川城四周进行了反复观察分析,认为东关民房密集,与城东门很接近,便于部队隐蔽。因而师首长谢锐决定我224团必须先炸掉东城门,为部队打开通路。

  主攻方向确定了,在研究如何攻城问题时,上级否定了架设人梯强行登城的设想,以避免给部队带来大的伤亡,并决定从东关一陈姓农民家,经护城河下面挖地道至城墙脚下然后填上炸药爆炸,出其不意地攻入城内打击敌人。一个连的土工作业队很快组织起来了,作业队的战士大多来自淄博煤矿,对挖坑道有一定经验,他们一马当先,加紧挖掘地道,其他战士也不示弱,大家只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挖好地道,在最短的时间内炸毁城门。

  尽管战士们争分夺秒,汗流浃背,可困难还是接踵而至:城楼上的敌人居高临下,似乎已发现我们的意图,几天来一直集中火力封锁坑道口,在这种情况下,挖地道进度十分缓慢。团长张明三立即召开“诸葛亮会议”,请大家献计献策,许多问题迎刃而解:地下粘土不好挖,战士们就磨利镐尖,截短镐把,一点一点地啃,再借来挖煤用的风枪,一部分一部分掘下来。同时,我军用更猛烈的炮火,压制住敌人掩护施工。当我们进入攻城阵地的第7个早晨到来时,地道终于挖到了城墙底部。

  然而,更艰巨的任务是要撬下城墙底部的基石。不取出这部分基石,炸药就没有地方安放,但这些基石垒得十分坚固,每块重达几百斤。作业队的同志们想尽了办法,最后只得用铁撬插入基石间的缝隙,集中人力一齐上阵。经过2个小时的努力,第一块基石才被撬了出来。

  基石撬完了,要将这些沉重的大石块和大量泥土运到坑道外又是个大难题。时间越来越紧迫,来自济南的援敌已即将到达淄川。战土们急中生智,从附近煤矿借来铁轨和翻斗车,石块和泥土就这样被源源不断运了出来。

  同一时间里,团指挥所又是另一番情景。桌上面摆着一幅临时草拟的简易城墙图纸,作战股的同志,有的在聚精会神地计算城墙的高、宽、厚;有的在计算炸开20米宽、20米厚的突破口所需要的炸药量;有的在反复检查着炸药及导火线的性能。大家都共同担着一份心:如此大型的爆破,过去从未干过,若一次不能成功,就会影响攻城的全局。为了确保炸城楼的一次性成功,团指挥所决定将炸药加放1倍。作战股的参谋带领作业队的战士,将准备好的100多箱炸药沿地洞运入城墙脚下,将炸药装入棺材,再用铁丝捆住,安放好雷管,将6条引线接好电源,通向团指挥所,然后回土、填方、砸实

  在我们一个多星期紧张准备的同时,淄川城里的敌人多次向我们进攻,城东关的民房和附近村庄,也遭到敌人炮火的轰击。狡猾的敌人在城楼上又增加了1个连的兵力,将炮群集中在东城内,目标瞄准东城门一带,以防我军突破。

  3月19日下午4点30分,攻城战斗打响了。我军的大炮怒吼起来,高大的城楼,顷刻间便笼罩在滚滚的黑烟之中。紧接着,3发指挥炸城的信号弹升入空中,团长大手一挥,“放!”作战股长立即按下电钮,随着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顶天立地的蘑菇状烟柱滚滚上升!城东门楼上的敌人,霎时血肉横飞。敌人苦心经营多年的坚固城堡,被炸开一个大缺口。城东门炸开后,我们的战士如同汛期决堤的黄河之水,势不可挡,冒着滚滚的浓烟,从爆破口踏着敌人的尸体冲向城内。

  根据淄川史料记载,解放军攻城部队在缺口处打退敌人数次反扑,占领城墙两侧,继而向纵深发展与敌人展开巷战。第21师攻击部队沿中街向西及西南攻击前进,第20师向北攻击前进。战至20日晚9点,敌军大部被歼,守敌头目淄博警备旅旅长吕祥云率残部千余人退到文化巷警备司令部顽抗。第七纵队立即集中精干力量与敌人展开文化巷激战。最后文化巷守敌被歼、吕祥云被俘,战斗于21日凌晨4点结束,晨曦中,淄川宣告解放。

  此前,济南的援敌于20日分3路东进,并于21日早间进占章丘城及城北山地,向我军防御阵地进行试探性进攻。22日上午10点,敌人分兵两路向我军阵地展开攻击,我阻击部队待敌人接近阵地前200米时集中火力猛烈扫射,给敌人以严重杀伤。此时敌人听说淄川已于21日宣告解放,随后于当晚10点许仓皇西撤,阻援战斗胜利结束。周张战役从1948年3月11日发起至22日结束,历时12天,总计歼敌3。8万余人,使淄博全境获得了解放。

  解放战争中,山东是解放较早的省份之一。解放淄博,又是解放山东的第一仗,为半年后解放济南打下了坚实基础。

  (记者伊茂林 李凯 通讯员刘金辉) 

        责任编辑 刘洋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邹立军,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新闻出版传媒委员会副秘书长、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官方网站副
农技站长、技术能手外出学习,不断的探索、尝试。1988年,在108亩“吨粮田”的基础上建成兴旺和贾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